失去鼻孔的那一夜
                       佩雯 E-mail 提供


如果說一個人「特別」,就是形容這個人與眾不同的話,那我妹妹該稱得上是特別界
裡數一數二的狠角色。不過她的特別從外表是看不出來的,讓人難以理解的是她的飲
食習慣。據她本人表示她是想為生活增添一點樂趣,但是我實在不懂那些舉動到底有
趣在哪裡?

例如吃酸梅,她不放在嘴巴,偏要拿一個汽水瓶蓋把酸梅泡在裡面,然後一口一口的
喝。問她要喝酸梅湯為何不拿杯子泡,她的回答是:「因為一顆一顆泡,才能觀察酸
梅被泡爛的過程啊,你看變成這樣毛毛的好可愛…」


有一陣子她則是迷上反芻,也就是把吃的東西嚼碎後吐出來再吃回去,因為她想知道
牛是不是也是這樣反芻的。還有吃花生等堅果類的食物時,她一定會把它拋上天,再
用嘴巴去接。這看起來沒什麼不正常,可是她根本沒接到過,每次都掉在地上,愛惜
食物的她會撿回嘴巴裡吃掉,完全不擔心會吃進多少細菌。

在她讀高中時的某個端午節夜晚,她終於自食惡果了。她驚慌的跑來告訴我:

「二姊,我剛剛把櫻桃核丟進鼻孔裡了。」

「妳怎麼會把櫻桃核丟進鼻孔?」我一時無法反應。

「我本來是要用嘴巴接的啊,可是沒接好就掉進鼻孔裡面了。」妹妹苦著一張臉,
「我自己挖不出來,妳幫我挖啦!」

「自己的鼻孔自己挖!」我馬上義正辭嚴的拒絕。

「拜託啦,我真的沒辦法才來找妳的,它已經卡到很裡面了,不信妳摸。」

我伸手摸摸她的鼻樑,確實有個硬硬的突起。

「妳完蛋了,媽知道會殺了妳。」姊妹一場,我決定忍辱負重的獻出我的手指,幫她
把櫻桃核挖出來。手指伸進自己的鼻孔不會覺得噁心,但伸進別人的鼻孔就讓人渾身
起雞皮疙瘩。我努力的在陌生的鼻孔中摸索著,想把那顆櫻桃核挖出來,但是卻無功
而返。櫻桃核卡得很緊,雖然摸到了但卻挖不出來。


「我沒辦法,我帶妳去找媽。」我嘆了口氣。

「不要啦,媽一定會把我罵死。」妹妹露出畏懼的眼神。

「不然妳要一輩子跟這顆櫻桃核在一起嗎?妳這樣就只剩一個鼻孔了耶!」

「反正一個鼻孔跟兩個鼻孔也沒差多少,又不會死。」妹妹樂觀的表示。


她說得也對,只剩一個鼻孔還是一樣可以呼吸、還是一樣聞得到味道、不是嗎?鼻孔
除了呼吸和嗅覺之外,只能拿來流鼻涕、打呼、和製造鼻屎,現在少了一個鼻孔,鼻
涕少一半、鼻屎少一半、打呼聲小一半,不也挺好的嗎?,我突然覺得失去一個鼻孔
是件不壞的事,而且有個只剩一個鼻孔的妹妹,好像也挺酷的,這種妹妹全天下僅此
一個,別無分號,傳出去做姊姊的我多有面子啊……


「你們在說什麼?」老媽冷不防從我們背後冒出來,轉向妹妹質問道:「妳把什麼東
西放進鼻孔裡面?會死人的耶!」

「不會死啦!只有一邊塞住,死不了的。」我很冷靜的安撫老媽,「而且說不定過一
陣子它在鼻子裡爛掉,會自己掉出來,妳不要太緊張。」

妹妹聽了一怔:「在我鼻子裡爛掉?那會不會有蟲爬進去吃啊?」

「有蟲爬進去才好啊,牠們可以幫妳把它搬出來。」

老媽越聽越不對勁,在她嚴厲的眼神攻擊之下,我和妹妹只得乖乖招供。

「什麼!妳把櫻桃核塞到鼻子裡?妳是豬啊!怎麼這麼笨!」老媽快氣昏了。

「妳不是說不能罵人家是豬嗎?」在這個節骨眼,妹妹竟然還敢挑老媽的毛病,簡直
是自尋死路。

「我說過又怎麼樣?我說的話妳有在聽嗎?我已經夠忙了,妳們還整天給我找麻煩,
今天是端午節,我又要拜拜又要煮一堆菜,廚房還有一堆碗沒有洗!老二!妳去給我
洗碗!老三妳跟我過來,我想辦法把櫻桃核拿出來。」

明明是妹妹惹媽生氣,但最後卻變成我要去洗碗,這就是老媽式邏輯的奧妙之處。我
乖乖進廚房洗碗,不久之後老媽進來拿筷子。

「妳不會是要用筷子挖吧?」我緊張的問。

「不然怎麼辦?」老媽白了我一眼,拿著筷子殺氣騰騰的出了廚房。不一會兒,妹妹
開始慘叫:「我不要啦!媽,好痛!要流血了,不要∼∼∼∼!!」

接著老媽臉色鐵青的再次進廚房,把筷子丟進垃圾桶。「這隻筷子不能用了。」

老媽低著頭,像是思索著什麼,然後她突然喜悅的大叫:「有了!我有辦法了!」

她拿起胡椒粉罐,衝了出去,「來,用這個,打噴嚏把它打出來!」

「媽,妳真是太聰明了!」我感動得幾乎要流淚了,我怎麼會有一個這麼冰雪聰明的
母親?我跟在老媽背後,看她起勁的在妹妹的鼻孔裡灑上胡椒…不,正確的說應該是

看她起勁的在妹妹的鼻孔裡「倒進」胡椒。

「忍耐一下,再一下就好了。」我和老媽邊安撫妹妹邊後退,天曉得等下她打噴嚏後
噴出的櫻桃核威力會有多大?萬一也射進我們的鼻孔,那就可以上新聞了。

「哈…哈…哈…哈啾!」妹妹不負眾望的打出一個大噴嚏,但是雷聲大雨點小,櫻桃

並沒有如預期的藉由噴嚏的力量發射出來,依舊頑固佔領妹妹的鼻孔。

「再倒一點好了。」老媽不死心,打算發動第二波攻勢,但是妹妹開始大哭:「媽,
不要啦!我受不了,妳看我眼淚一直流個不停,再弄下去鼻子會壞掉啦!不要拿了,
就讓它在裡面有什麼關係呢,不會死人的啦,妳再亂弄下去我才真的會死!」

「是啊,媽,我看妳不要弄她了,只剩一個鼻孔也不會怎樣,說不定還可以申請殘障
補助、殘障獎學金、聯考說不定還可以加分…」我使出三寸不爛之舌,但老媽完全不

為所動。

「你們倆少在那裡給我胡說八道!女兒只剩一個鼻孔,我這做媽的能不管嗎?」


老媽開始訓話,「我辛辛苦苦把你們生下來,又辛辛苦苦把你們帶大,你們出了什麼
事我都比自己出事還難過,你們懂不懂?」

「懂。」我們懾服在老媽偉大的母愛之下,不敢再吭聲。

一陣沈默之後,老媽突然靈機一動:「不然用水灌好了。」

「用水?」我還搞不清其中的奧妙之處。

「你以前有沒有學過一課,叫做『球浮出來了』?就是有個小男孩不小心把球掉進樹
洞裡,拿不出來,他就想到把水灌進樹洞裡面,藉由水的浮力讓球浮起來,最後就拿到球了。」老媽解釋道。

「妳這樣一說我好像有點印象。」我抓抓頭,「那就試試看吧!」


於是我和媽合力把妹妹抓到洗手台,把她塞住的那邊鼻孔對準水龍頭,然後開水。

水柱一下子就淹沒了妹妹的鼻孔,但是沖了半天,沒有任何東西浮出來。倒是可憐的
妹妹嗆得直咳嗽,不停的掙扎。不知情的人經過一定會以為我們是在謀害親妹,絕對
看不出來我們是想救她。

「媽,我看算了,沒有用啦。」我實在不忍心看到妹妹這樣。

「我看試試灌另外一邊,反正人的兩邊鼻孔是相通的,說不定藉由另一邊水的壓力,
可以讓櫻桃核沖出來。」老媽以科學的思維分析道。

於是我們又灌了另外一邊、還試著兩邊一起灌,但都還是沒用。

「不行,我放棄了。」最後意志堅強的老媽也宣佈放棄,無助的倒在沙發上。

我替妹妹拿了毛巾把頭臉擦乾,她看起來還是一臉狼狽。


「不然還是去醫院掛急診好了。」老媽嘆了口氣,無奈的吐出這麼一句。

「媽,這樣很丟臉耶。」妹妹小聲的說。

「又不是只有妳丟臉,我這當媽的還不是一樣丟臉。要是醫得好丟臉也沒關係,我是
怕萬一今天沒醫生會醫,我明天還要請假帶妳去看耳鼻喉科。」

妹妹的同學要是知道她因為把櫻桃核塞進鼻孔而請假,應該會笑翻吧!我在心裡暗
想。在這麼嚴肅的氣氛中,這種話講出來我肯定會被五雷轟頂而死。所以我什麼也不
敢說。

一小時候,她們倆從醫院回來,兩個人的臉上都笑瞇瞇的,看來妹妹的鼻孔總算重見
光明了。

「醫生有幫妳開刀嗎?怎麼拿出來的?」我非常好奇。

「醫生有一個專用的夾子,一下就夾出來了。」老媽說,「不過真是丟臉死了,醫生
聽到她用鼻孔去接櫻桃核,和護士兩個人笑翻了,手一直抖都沒辦法好好弄, 還得
等笑完了才能幫她拿。」


「醫生說,我接球這麼準,可以考慮去打奧運,去當捕手。」妹妹還在傻笑。

「妳以為她是在誇獎你嗎?笨蛋!」我跟老媽忍不住對著妹妹大吼。


故事到這裡告一段落,我們家再度回復平靜的生活,只是有個小小的改變。


那就是從那天起,我媽媽再也不敢買櫻桃了。